璧和长老当然能感觉到顾辰这一出来对他们的强烈嘲讽和羞辱,脸上一时杀意毕现! “年轻人,仗着定空山的禁制你还能撑 […]

Read More

站出来的男子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打量着徐振东等人,对于这种挑衅的目光,罗小宇非常受不了的,但是师父在这里,他不敢乱 […]

Read More

夏日的清晨特别的凉爽,傅敬泽早早就起来去院子里念书。 这是跟着金陵住的时候养成的好习惯,这些年他一直坚持下来。 […]

Read More

屋中光线昏暗,毛东珠未曾留意到慕容复的神色变化,听得此言,眼中感动之色更甚,毫不犹豫的便将瓶中精血服了下去,入 [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