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黄色

未分类

改变容颜容易,最难的是改变气质,这才是一个人的根本。

如果连气质都改变了,那整个人的气息也会随之改变,况且徐振东修仙,气息不是武者能察觉出来的。

此刻的徐振东一身缥缈,仿佛来自天上的谪仙,又或者是深山中的绝世高人,没有凡尘之气,不为人间之人。

正在盯着徐振东酒店房间的两人,有些疑惑的是刚刚还感觉得徐振东的气息在房间内。

这一刻,却突然不见了。

“这……这华夏的医生怎么回事?气息不见了。”

一位中年男子看向伙伴,好奇的问道。

“果然不简单,据说这人杀了高野风见,那可是暗黑榜上排名第二十的强者,在咱们东瀛国也算是赫赫有名。这个徐振东想要对我们隐藏起息隐藏气息,应该不是难事。”

另一位稍微年轻的人说道,有些谨慎。

“据说他也是杀害河原真树和松村南朝两位宗师的人,我就行不明白了,这华夏的徐振东年级轻轻,真有这个实力吗?反正我是不相信的。”

“唉,宗师之境的强大我是知道,而且修炼武道,极其需要岁月的积累,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和岁月的积累,怎么可能达到宗师,不对,他应该是宗师中的超级强者。”

“不知道,如果这么年轻就能斩杀这三位宗师强者,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已经是入道陆地神仙之境了。”

夏日蝉鸣可爱元气姑娘户外写真

“什么?那……暗黑榜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吗?”

两人在监督的同时还在不断的小声猜忌,反正也是无聊,住在对面的房间,时不时的朝这个房间看来。

“两位,们有偷窥别人的习惯吗?”

一道声音出现,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年轻人温润如玉,仿佛谪仙临世,缓缓的朝着正趴在窗户的两人。

两人一惊,猛然转过身来,看到眼前的年轻人。

害怕的指着手,声音有些颤抖,从这人的气质上看,不是普通人,最主要是他们明明是关门的,他是怎么进来的。

“……是什么人?”

“怎么进来的,门明明是关着的……”

徐振东并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走到他们的窗户边上,看了看对面,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房间。

转头看向两人,缓缓说道:“原来们有偷窥别人的习惯,这个习惯可不好。”

“……是华夏人?是徐振东的人?”其中一人颤抖的说道。

对方能够消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房间,自己浑然无觉,那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。

而从这个人的气质看来,着实不凡。

又关心自己窥视徐振东,只能是徐振东的人了。

“徐振东?徐振东是谁啊?也是我们华夏人吗?”徐振东一脸淡定的打量着两人,这两人害怕不已,眼里充满了恐惧,徐振东继续说道:“我就是发现们在窥视别人,所以过来看看,另外,我的名字叫徐天君,和们所说的徐振东倒是同姓。”

“哎哟,我发现们偷窥的居然是男人,们两个该不会是同性吧?我去,果然同性才是真爱吗?”

徐振东浑身一哆嗦,退后两步。

“额……误会了,误会了,我们不是……”

两人急忙否认,连连摆手。

“不是?”徐振东打量着两人,两人主动分开,以示清白,“那们两人不是同性,却在窥视男人,我还以为们在偷窥美女,想过来一起欣赏美女的盛世容颜,们骗了我,需要付出代价,们说吧,怎么赔偿我?”

两人仿佛心灵相通,急忙拿出身上所有的钱递过来。

徐振东也不客气,欣然接过,嘴角轻轻点头,说道:“们还算懂事,但这还不够,我要们一条命,说吧,谁死?”

“他!”

其中一人快速一指对方。

“好!”徐振东随手一划,一道剑芒以虚空化实,炽热而耀眼,锋锐无比,瞬间飞去。

噗!

另一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道细微的血痕出现在脖子上,他转过头来,看向自己的伙伴。

充满了不甘。

没想到自己的伙伴会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指向他。

另外一人也诧异了。

没想到这位年轻人出手速度之决绝,速度如此之快,毫不犹豫,快,狠,准。

看着死去的伙伴,心中暗自庆幸,倒下的人不是自己。

而徐振东的眼神再次看向他时。

扑通!

他直接跪下,磕头求饶。

“宗师饶命啊,宗师,求求您饶了我吧。”

“只要放我一条生路,我可以给更多的钱,我有钱,我有钱。”

这人不断磕头求饶,额头都被他磕出血了。

“把头抬起来。”徐振东冷冷的说道。

这人缓缓的抬头,不敢直视年轻人的眼神,仿佛那是来自地狱深渊的冰冷黑洞,里面满满的都是黑暗物质,有种要洞穿自己的感觉。

在此人面前,似乎自己就是个透明人,完全没有任何的秘密。

“告诉我,们为何在这里窥视一个男人,还是我们华夏国的男人,我可是会辨别谎言的哦,一旦有半句谎言,他的下场也看到了。”徐振东冰冷的说道。

“我们只是奉命行事,对面是华夏国的医生徐振东,他杀了我们东瀛国的三位宗师,五位圣贤之境的强者,我们北辰一刀流誓要抓到他偿命。”

这人紧张的说道,诚恳万分,丝毫不敢说谎。

“们是北辰一刀流的人?北辰一刀流不是江户三大道场之一吗?们想要抓人,直接出手便是,为何要监视而不动手呢?”徐振东再次问道。

“华夏徐医生是代表华夏来我们东瀛参加世俗界的中医交流大会,我们武者界不想和世俗界有过多的干涉,所以我们打算暂时监视,待到交流大会结束再抓人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徐振东缓缓的点了点头,犹豫了一会儿,说道:“虽然我不认识这位徐振东,但他能代表我们华夏国前来参加交流大会,说明医术了得,我又身为华夏人,自然有保护国人的权利,回去告诉们北辰一刀流的主人,想抓我们华夏医生,先过我徐天君这一关。这人我保定了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这人有些为难。

“这什么这啊,回去让们北辰一刀流的主人洗干净脖子等我。胆敢动我们华夏任何人,我徐天君亲手摘下他的头颅,当球踢。”

说罢,转身,看向窗户,纵身一跳,直接消失在黑夜中。

留下一脸蒙蔽的东瀛国武者,急忙趴到窗户看,却再也找不到跳下去的徐天君。